第一百十八章 玄甲长安来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ZU顾留白到底多好看,这肯定没定论。

    他有点显得瘦弱。

    眉眼也并非是那种一看令人惊艳。

    但他弄得干干净净,换上一件好的衣衫,他站在任何一个长得好看的少年旁边也不显得丑。

    不会让人一下子比下去。

    平时他很安静,笑起来有点坏坏的。

    要他帮忙的时候,他似乎没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很讨女孩子喜欢。

    阴十娘就觉得这人哪怕没有这么高的修为,也必定很有女人缘。

    但等到顾留白遭遇很强大的敌人,或者面对一般人无法解决的困境时,他的气质就会变得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用容秀的话来说,那就是这味太正了。

    是少女憧憬之中的样板。

    那种气度,像他这个年纪的少年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看过之后,便很难让人忘记。

    哪怕根本见过顾留白,哪怕也并没有最终确定顾留白修的就是那种法门,但仅凭着一些零散的军情,仅凭着那太史局官员厚厚的一封信,上官昭仪每夜真气导致欲火焚身的次数便多了很多次,那修行时更是不得了,随着真气自然出现的观想图里,那挑逗她的对象,眼睛都是发绿的。

    段艾和江紫嫣倒是不留痕迹。

    只是两个人最近似乎都喜欢洗澡,洗澡的时间也变得略长,因为要刻苦修行练剑,指甲也都剪没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若虚对裴云蕖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高英杰带着几个寂台阁的暗探很快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对他进行了诚挚的道歉,甚至还带来了一些略表心意的礼物。

    不过裴云蕖倒是也没有自己笑纳这份功劳,她不动声色的对王若虚透露了一点消息,寂台阁这件事大体还是绿眸搞定的。

    王若虚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那传说中的绿眸,果然在幽州。

    人生若能像绿眸,一剑镇一城,当死而无憾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物,竟然还出手照拂自己,真的是回去都可以吹一年。

    这一趟没白来!

    感动之余,他差点就直接和裴云蕖说,自己其实和一些大食人还有联系,但想想这属于节外生枝,他还是硬生生忍住了。

    裴云蕖是按照顾留白的要求,特地和王若虚提了绿眸,他现在还想让外界形成一个固定思维,那就是黑沙瓦那个少年眼珠子是绿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留白坐在了齐愈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安兴公主给你传了一封密件?传信给你的人我恰好救下了,我便好奇密件的内容,不知是否方便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隐秘。”齐愈道:“主要是告诉我,可能那个黑沙瓦的绿眸少年会到幽州,如果他到幽州,让我试试能否转达一下她想要结交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顾留白无语。

    这才哪到哪,自己已经成了长安许多人眼中的香馍馍。

    “就这?”他很是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等一的大事。”齐愈笑道,“若换了我是安兴公主,有如此举足轻重的人物,我必定也要设法保持联络。”

    “那安兴公主什么来头,她怎么能够差使你?”

    齐愈倒是犹豫了一下,但想着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,他倒是也随即豁然,道:“她母亲是我师姐。”

    顾留白微微一怔,他倒是没觉得皇宫里的妃子不能是强大的修行者,只是即便是有着这样的师门关系,按理而言,宫中的女子也不应该和至关重要的暗桩保持联系。

    齐愈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疑惑,解释道:“我那师姐修为不错,但不懂得奉承人,她在皇宫里头,应该算是混得最差,最不讨皇帝喜欢的那一档,安兴公主极有可能被送往番邦和亲,所以她在过往三年里头大致都熟悉了我们这些暗桩,只是平日里和我们联络,也是通过宫中的暗线,信件内容会被严格查验。”

    顾留白微微皱眉,“那她这不怕遭受严厉责罚?”

    他现在是彻底明白了,这安兴公主便是裴云蕖口中的那种倒霉孩子。

    在大唐对外作战不利,或者需要借用一些外域的力量时,和亲是最常见的手段。

    送出去和亲的公主境况大多很悲凉。

    一是生活环境和习俗和长安有着太大的差别,二是自己的夫君根本没有自己选择的余地,有些国度本身就是强者为君,甚至是儿子当了皇帝,那之前皇帝的妃子他都可以笑纳,有的被送出去和亲的公主这两年跟了一个男人,过了两年又被另外一个男人占为己有,更有甚者,一生之中换了五六个夫君,最后甚至被赏赐给部下。

    但这些倒霉孩子所担负的使命却不比那些边军将领少。

    很多不仅要安抚住这些外邦王国的情绪,还兼备一个密探的功能,要将许多对大唐有用的军情暗中传递回长安。

    安兴公主被提前安排和这些暗桩熟悉,显然就是要她时时传递重要军情回来。

    但大唐皇帝和他手下的权臣对她这种人管理也极为严苛,她的母亲,她的其它亲人,就像是被囚禁在长安的人质。她本身的所作所为,一定要完全符合规矩。

    这种私底下托人送信给齐愈,那肯定是明知故犯,严重违规。

    齐愈叹了口气,“她敢这么做,就说明她应该马上就要被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顾留白明白了。

    对于安兴公主这种妙龄少女而言,应该也是根本不想离开长安,不想被送出去和亲。

    她马上就要被送出去了,哪怕这种事情被发现,那她有可能已经离开长安,或者皇帝和他的权臣们哪怕很快发现,极为生气,一时半会也来不及再换一名公主出去。

    不至于直接将她下狱。

    没有带来很严重的后果的话,应该就是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就忍了。

    “对于她和亲的对象,有没有猜测?”他心中一动,想到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齐愈认真道:“如果让我猜,八成就是吐蕃。”

    顾留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想法和他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老暗桩对于局势的看法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过去十年里,大唐对吐蕃一直没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除了最近的黑沙瓦,之前大唐和吐蕃的交战,是打一场输一场。

    黑沙瓦一役,吐蕃是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但大唐帝国也没有能力打过去。

    大唐帝国对于这种没有能力直接过去灭掉的敌国,在过往一百年的时间里,所用的对策都是一样的,乘着你觉得大唐帝国不好欺负的时候,送你个公主,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亲了,一起打外人吧。

    按照这种尿性,乘着吐蕃吃了大亏,和谈送个公主过去,那大唐帝国就能获取到更多利益。

    哄好吐蕃,不只是可以少费些人马和吐蕃厮杀,而且还可以利用吐蕃阻止大食的东扩。

    赞卓正值壮年,他的儿子们年纪很小,那这安兴公主的和亲对象,有可能就是赞卓?

    如此说来,他倒是觉得和这名安兴公主保持联络是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兴趣去安兴公主身边?”顾留白思索片刻,认真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安排的话,这我倒是可以啊,至少我师姐会很高兴。”齐愈眼睛一亮,却是有些心虚的看了看身边黏着他的大食女子,“就是不知道她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琴香顿时啪的一声打了他一个大嘴巴子,然后怒气冲冲的叽里呱啦。

    顾留白笑了。

    这大食女子是说,你这个狗日的齐千山,别想把我甩了,你去哪去哪,去长安我也去长安,去吐蕃我就去吐蕃。

    齐愈被打得呲牙,但却是笑得灿烂,道:“我这不是怕你被人误会成大食细作嘛。”

    顾留白微微一笑,道:“放心,我会安排,赞卓应该不会亏待你们。”

    齐愈挺满意。

    琴香的眼中顿时出现了感激的神色,她对着顾留白又按照大食礼节行了一个大礼,叽里咕噜说了几句,意思是多谢,今后有什么需要她帮忙的地方,她一定鼎力相助。

    顾留白忙得连轴转。

    刚走出齐愈修养的这间屋子,整天精力旺盛到处乱跑的周驴儿就笑嘻嘻的跑到了他跟前。

    “十五哥,我现在能让五个老鼠排队了。”

    他先得意洋洋的说了这一句,接着才道,“我太奶奶让陈屠过去帮忙了,她说你若是得空,就赶紧去见她一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邹家的老宅里,邹老夫人看着安静站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的邹胜川。

    阳光从窗棂间透入,有细微的灰尘在阳光里安静的飞舞。

    邹老夫人有种错觉,时光就好像倒退到了很多很多年前。

    她还年轻的时候,她的这个孙子,也曾经做错事情,这样安静的站在她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为我谋什么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爱喝些浊酒,爱和街坊邻居掰扯几句,爱走在这街巷之中,随时都能走入其中的一家去蹭个饭,我没什么大志向。我只想邹家能继续宅这片土地上绵延下去,我也只希望这些老宅子,在我闭眼的时候,它还在。”

    同样,和年纪很小的时候一样,犯错的邹胜川也并不认错。

    看着他鬓间的白霜,邹老夫人有些感慨的抬了抬头,说道,“你说的这些,难道我不知道么?”

    邹胜川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,然后道:“那您为何宁可牺牲邹家,也要保全邹嘉南?”

    邹老夫人带着唏嘘,笑了起来,“那是纠缠邹家的天命啊,你觉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